(1016)

10/16/2012

0 Comments

 
隔了許久沒有沒有輪到的郵政日誌(因為沒那麼多閒時間,所以大家都用輪的,開始忙了就丟給別人)

Brown一直沒出現,直到外勤人員都出去而內勤人員都到齊才接到他太太的電話說Brown發高燒來不了了。緊急之下我只好自己去送。畢竟都信都遲那麼久了,再調派什麼的都來不及了。

送完並收完Brown四個郵筒範圍後剩下上坡區的一個郵筒,那真是個麻煩的地方。充滿泥濘的路上,都是舖不好的泥磚。不是沒力氣也不是懶惰,只是一直沒有修補實在很麻煩。而且那兒還盡住些老人家。真是的,看在聖母的份上快修好吧!

一路平順,局裡也安然下班。今天都代替了Brown的活。
有時候就默默的做吧。不管局裡面的人有什麼意見。
 

(0909)

09/09/2012

0 Comments

 
Dear diary:
        許久得等待後,Linda回到了我身邊。他的秋季學程也快開始了,時間過得很快,她也升上二年級了。一個多月沒見,她挑染了紫色頭髮,一如往常清便的出現在我面前。
        我倆約在格林威治的車站見面,像普通姐妹掏那樣吃飯逛街。或許在旁人眼裡看來她是姐我是妹(而實際正好相反!)。她更成熟了,縱使Linda是個19歲的小女孩兒(看在上蒼眼裡,我居然大了她五歲!),但我一直覺得她是比我成熟的。她勇於發表自己的意見,在人群中如魚得水,脾氣也相當好,沒見她跟人吵架,穩重的像個大人。或許在課業上我是頂尖,但是在人際相處上,開朗樂觀的Linda是個好老師。
       我們為他添了些日用品,而我買了附耳環,上面是個國旗。
       我喜歡國旗。它們堅定我們的理想。
Linda的歸來給我的生活帶來了些樂趣。我會相當期待每周五六日她一下課就坐火車趕到我家,與我度過整個周末。有時,也會跟Linda一些有趣的社團朋友們聚聚(他們總以為我是她的同班同學)。生活再度有趣了起來。這就是朋友所帶來的改變。


Eartha
 

(0908)

09/08/2012

0 Comments

 
Dear diary:
        今天是休假日,放任自己睡到自然醒,沒想到深陷惡夢之中!一直到John餓到不耐煩了吧,爬到床上把我弄醒,我才脫離噩夢的深淵。
        沒想到一醒來就五點半了!下午五點半!夢境歷歷在目,沒說相當可怕卻深植腦海,令人不斷回憶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獨居的我沒有什麼人可以依靠訴苦,我只有John,那個窩在我肚子上哀嚎著討飯吃的小狗。最近老是餓著牠,實在不好意思。
        我餵飽了John,不是很餓所以吃了塊麵包果腹,腦中不斷回憶著這三段似乎毫無關連的夢。John似乎認為我心情不好,邁著小短腿兒繞在我腳邊,似乎想安慰我而不知道該怎麼做。但這樣就夠了。有牠在就夠了。我把牠抱進懷裡,抱得緊緊的。漸漸的,那個讓人煩躁的焦慮感就不見了。身邊只剩下John張嘴哈氣的聲音。
        我在這個小鎮待了兩年了,逃離親人身邊的我,領養了這隻狗兒。那窩純種科基相當搶手,就這隻最小的John被挑剩了。仔細一看,是因為最慢出生孩難產而有點殘缺。牠的左後腿一瘸一拐的。但這樂天的、笑的憨傻的小短腿兒似乎毫不在意缺陷,瘋狂的追著球跑,往沙發的夾縫鑽,以及爬到人的腿上再跳下去。最後我把牠抱走了。因為在這勇敢的小狗身旁,我也能變得勇敢

Eartha
 

(0907)

09/07/2012

0 Comments

 
周一與周五一如往常的是每個禮拜中最忙碌的日子,
縱使整間郵局有8位內勤員工也沒辦法抵擋星期五的人潮。
人們總是喜歡拖到最後一刻,為了趕在六日的假日前解決所有事情。

Pearl嬸為每個內勤員工帶了一瓶熱巧克力,而沒人知道為什麼Pearl嬸有這麼多保溫瓶。
而在依舊悶熱的天氣中,郵局就算開冷氣也是擠滿人散發出的熱氣。
Jake很貼心的幫大家的巧克力放到冰箱中。
縱使他不大喜歡我也是幫我準備了。
或許是先前小鎮郵票的成功讓他對我稍微改觀了吧。
被平等對待讓人覺得像是同甘共苦的一員。

下午四點半,Brown阻擋了打算繼續網內擠的人們。
由於這周開始進入學生搬家的日期,包裹寄送的案件可是多到讓人苦惱。
秋季學程大致上在下周開始,所有事情都得在這周處理好。
雖然這鎮不大,但是因為鄰近格林威治大學,所以還是有許多家長願意駐紮此地,希望小孩將來可以就近念大學。
看到有些許面孔似乎是準新鮮人,就會讓人回憶起自己剛要上大學的那種感覺,實在很懷念。

除了一通詢問掛號的電話,今天大體沒出什麼差錯。

出了郵局,天又冷了。
這陣子的天氣真教人摸不透。


 

(0906)

09/06/2012

0 Comments

 
幸虧愛爾莎是穿了件厚外套上班,而不是把自己包裝成一頭熊出門。
有鑑於前三天的天氣都有點濕冷,自然而然的她穿上了厚點的衣物。倫敦也進入秋天了。
然而,當你居住在一個室內無論如何都是適合人體居住溫度的地方,你無法靠自身準確預測天氣。別相信廣播。小鎮的天氣不算在哪個大城市範圍內。

有時愛爾莎覺得自己很傻,縱使他是多聰明的高材生。
當測試留言版時打錯自己名字這種笑話發生在高材生身上,那還真是足以讓人笑上三分鐘。
不過多虧威廉點醒,要不然她可能一輩子都沒發現這個愚蠢錯誤。

郵局今日一如往常混亂,愛爾莎心情因為留言版那件好笑的事兒暴躁了起來。沒人敢惹他,也沒人想惹她。唯一會在這種時候不知好歹湊上去問說怎麼了的笨蛋在點醒她錯誤之後就一溜煙的送信去了。

幸虧有午茶時間。下午愛爾莎的狀況好了點。
此時老局長才湊上去跟愛爾莎討論姐妹郵局的資料。德國的雷格鎮也把他們的網站弄好了。

下午下班後,愛爾莎心想當人走壞運時事情沒那麼簡單結束。她被鎖在門外了。感謝總是在請人修理鬆脫的鎖時忘記先提醒一聲的房東太太。
又悶又熱。獨居的愛爾莎除了坐在石階上等房東太太回來(她不會接手機的,決不)沒有別的辦法了。
聖母啊,又是威廉。
顯然剛購物完準備回家的威廉邀請她去他家喝個茶,又或是個晚餐。直到房東太太回來為止。
並非愛爾莎沒有戒心就跟著威廉回去了,而是她不想選擇曬成乾的路線。
更何況,威廉是笨蛋。

事實證明,英國紳士的民族性在多元社會還是存在,威廉雖然有猶太血統,但還是相當紳士,他在飯後送了愛爾莎回家。
想當然爾,房東太太回家了,並且抱歉的對愛爾莎說她忘了通知一聲,送給她烤餅乾做賠罪。
或許這事兒值得在威廉的日記上記上一筆--喜歡的女孩子與自己共進了晚餐,雖然是以同事身分。
但對愛爾莎而言,這折磨人的一天讓她只想洗個澡好好睡覺。
被餓壞的約翰看著愛爾莎踏進房門就衝上前討食物,然後他也吃飽了睡了個好覺。而當約翰又醒來纏著愛爾莎想玩拔河遊戲時,愛爾莎早已在沙發上不醒人事。

天又涼了些,不過裡面不會有感覺的。
英國人總愛談論天氣的,不是嗎?
 

(0905)

09/05/2012

2 Comments

 
Dear Diary:

        我永遠都不會懂為何郵局裡那些老人們捨不得改變。而世界在進步,郵局也該跟進,還是他們想讓這兒的郵局關門大吉經營不下去?(喔,我猜到時後都得到格林威治的郵局上班了,是吧?)省省吧!現在的人都發E-mail啦!有工作做是件好事,而這裡是作小鎮不代表我們真的又老又舊。

        他們相當幸運這鎮裡還是有許多人使用信件,而卻不懂這些信件早晚會消失。然而,還是有人支持我的,我們真的應該開個網站,宣傳推銷。上次那些頑固老頭兒堅持不作屬於我們波麗克鎮的紀念郵票,只有William跟Pearl嬸支持我(當然,還有總是放手讓我去做的老局長Fin)。我才不管其他的人怎麼想,馬上就跟皇家郵政要求了。現在,那款手錶紀念郵票不是賣的嚇嚇叫?那很受旅人歡迎的!他們會明白除了格林威治,這個小鎮還是相當有特色的,這兒有買都買不到的手工錶(再過幾年那些老師傅的孩子們不願意回來接的話,那也差不多買不到了)!

        這次也是一樣,通報皇家郵政一聲後就請我大學同學幫我弄個網站來了,我相信這網站會有更多資訊的。只要我不斷得更新它。而總有一天,成效也會出現。世界會看到波麗克。

Eartha
 

    Eartha's diary

    紀錄一些日常小事,或是信件來往間的點點滴滴。

    留言請按文章下方Add comment

    這兒將會由管理人進行回覆,
    歡迎寫下你的感想或任何想說的話!
    如果想跟愛爾莎交流,
    請使用Mail To Us!

    Categories

    All
    Daily Story
    Personal Diary
    Postal Daily

    Archives

    十月 2012
    九月 2012